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仙女宫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256|回复: 0

[現代奇幻] 旅行的意义

[复制链接]

794 小时

在线时间

19万

帖子

29

返现

管理员

发表于 2020-10-28 19:2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黄山归来不看岳。但黄山这个屌山对我出奇的不友好。哪里不友好?一曰不得登天都峰。我去过三次黄山,三大峰里最险的天都居然一次都没有上去过!前两次去黄山各峰轮流封山,遇到封天都我也没什么话好说,最后一次明明天都已开,却因为下雨后道路极其湿滑,为了同行的女孩子的安全着想放弃了。二曰不得见黄山日出。



作为峨眉山上看过两次佛光,迪拜欣赏过双日出的主儿(在迪拜塔低层先看一次地平线日出,再立刻坐电梯去塔顶,可以再度看到太阳从地平线喷薄而出的奇景)我去过三次黄山居然一次日出都没有见过!!!第一次是因为下雨,第三次也是因为下雨,这里重点说说第二次。



第二次登黄山,是陪着小P姐一起去的,陪小P姐登黄山之前,已经陪她看了退思拙政,陪她赏了豆蔻芍药,四五月烟雨中的江南,真的很美很美,真的风到这里都是粘,所以我签了工作单位,大概来年就会留在这江南烟雨中。本来已经决定返程,没想到小P姐心情大好,提议:“我们去爬黄山吧?”我虽然去过,但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,好呀!



那是因为从学校出来前,已经决定了好好陪小P姐散心。和小P姐是在考研辅导班里认识的,小P姐是高我一届的学姐,成都本地人,我呢是眼看晃到大四,被父母逼着考研的浪荡家伙。按理说,辅导班里最认真的小P姐和我这种混子是没什么交集的,不成想,我们都认识K哥。



K哥是我在学生会里的前辈,我是他所有活动的得力助手,他这么优秀的人毕业前已经提前一年保了上海交大的研究生,小P姐作为他的新女友虽然也努力考研,不过全国优秀的学生很多,她还是失利了。K哥先去上海读研,小P姐不甘心,还要再战一年,K哥回学校请我们学生会旧识吃饭带小P姐出席,我才知道K哥在大三下半学期新换的一任女友是小P姐。K哥再度离开的时候,我和小P姐都去车站送,小P姐哭的不能自已,车都快开了,K哥无奈放开她,并且嘱托我帮忙照看着些小P姐。其实都是客套话啦,小P姐根本不是那种需要我照看的女孩子,虽然她在火车站哭的直不起腰,但是列车真正开走以后,她立刻擦干眼泪,理智的提醒我今晚辅导班还有课,赶紧打车一起去吧。平时辅导班里,我俩也交集不多,小P姐每次都是认真的坐在第一排,而我喜欢在最后一排看漫画,意外的是,小P姐也是ACG爱好者,她学习实在发闷的时候,也会找我讨论一下久保带人富含诗意的台词,D伯爵的宠物店,由贵香织里的颓废天使。



慢慢的,我们开发出不少共同爱好,比如我发现小P姐虽然平时异常注重身材,除了学习健身房练习不辍的,但每隔十天半个月总要忍不住去大吃一顿,她一个人去吃么,既无趣又不能点很多花样,于是就喜欢叫上我,像吃火锅就可以毛肚、黄喉、鹅肠,肥牛、小酥肉、午餐肉点上十几样东西每样吃一点,剩下交给我打扫。考研结束当天,我们还约着一起去吃了羊肉汤锅,她问我考的怎么样,我苦笑说打算来年找工作,她若有所思,说了句:也许考研并不适合所有人吧。考研成绩下来了,我果不其然的属于陪太子读书的主,要是我这样的也考上,那才是最大的不公平,顺手发了个短信问小P姐考的咋样,她回341,我连忙恭喜,觉得她稳了,她却说,觉得心好慌。各校公布考研分数线时,我正在玩网游,随手点开上海交大的。工科345,我一激灵,连忙打小P姐电话,没人接!一小时没有回音,半天没有回音,两天后K哥火急火燎的打电话给我,让我赶紧帮忙去找小P姐。原来不仅是我和小P姐失联了,K哥,小P姐的家人,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。后来终于有人找到小P姐的时候,据说她眼神呆滞在喂熊猫,老天开了个恶意的玩笑,小P姐二刷,离上交的分数线还是差了4分。



几天后,我们俩又在一起约了个饭,老房子的神仙蟹。小P姐恶狠狠地对付着螃蟹,我小心的观察着她的表情,劝着:“你这分数,可以选个上海的其他学校,未必一定要去上交”她停下来,根本不看我,空灵的说“”你知道么,知道差4分的时候,我想死的心都有”,我心里吐槽:不用你说,大家都知道,要不你也不会失联。“可是我喂着喂着熊猫,就发现为什么这圆滚滚的家伙一直吃呀吃呀也不停呢?”“额,熊猫古称食铁兽,是只吃不拉的主。”“不,人心不足蛇吞象,我就是想去上交而已,因为他在那里”emmmmmmm,可是这关熊猫什么事呢,十多年了,我还是没想明白里面的逻辑。



“去上海其他学校也一样吧?”“不,那可是你K哥,我不在身边盯着,肯定有小妖精要乘机动手。”“哦哦嗷哦,我没有女朋友,因为交大没有靓妞”我愉快的唱起了校歌《交大无靓妞》,然后说:“上交也是交大,不会比我们西南交大强多少吧?所以师姐你担心什么?”小P姐白了我一眼:“你看清楚,我也是交大的,你意思是说我不靓喽!”



说实话,小P姐是成都女孩子里难得的高挑身材,虽然水灵方面没达到成都妹子的平均水准,可打扮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,话说我大概是老了吧,本来应该喜欢学妹的年纪,却突然觉得小P姐也很有魅力。话说到这一地步,我已经放心了很多,因为我知道小P姐自己心里那道坎已经迈过去了。然而我不知道的是,或者是我和小P姐都隐隐担心的事发生了,人生的喜与乐不仅仅是由自己决定的,小P姐女人的第六感真TMD准。K哥不知道是不是得知小P姐今年依然去上交无望,提出了暂时退后一步。



WTF,虽然我知道K哥在本科就换了三四任女友,但那几个女孩子我一个都不熟,我还一直觉得K哥真是个优秀的男人,这一次,我怒火中烧的站在小P姐这边!小P姐一脸悲痛欲绝的说要去上海,K哥让我劝劝小P姐不要意气用事,我却给小P姐说我陪你去吧,顺便去那边找工作,K哥我也熟的,我帮你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。



到了上海,K哥来接我们的,我见到K哥气场立刻怂了,转为和稀泥的立场。小P姐和他两人不知道在咖啡厅的包间里谈了什么,小P姐出来眼圈红着,看来是哭过的,K哥追出来,对我挤眉弄眼,往我手里塞了个信封:你们来一趟,我也没空陪你们,你们自己玩玩吧。花花你不是有导游证的么?好好陪陪你小P姐。我打开信封瞧了瞧,有5000块,十年前可不是笔小数目,K哥这人,无论什么时候做事总是敞亮。



小P姐拖着行李箱跟在我后面,好像认命了,我给她说,去看看东方明珠吧,她说好,我说,去豫园逛逛?她一言不发听着我费尽唾沫介绍豫园,我招呼她在九曲桥拍张照片,她想了想,说:“把我拍的美一点,我给爸妈看。”饿了,去吃小笼包,我带她特意绕开了城隍庙的坑爹店,跑去了黄河路的佳家汤包,她吃了一笼蛋黄猪肉的,一笼蟹粉的……还能吃得动,就说明心情有好转的可能,在上海转了三天,我们还偷偷去了交大闵行校区一通照相。下一站苏州。再下一站扬州。需要说明的是,因为拿着K哥给的钱,所以旅程中丝毫没考虑过拼房节约房费的问题,小P姐主动提出去黄山的时候,我觉得她大概已经能忘记K哥了。



从西递宏村去黄山的路上,遇到了几个很棒的旅伴。一位是华东师范的王教授,学识渊博,却乐于和我们这些年轻人打成一片,小P姐甚至认真的问过他调剂去华东师范读研的问题。王教授感叹自己一辈子上了三次黄山,居然一直无缘见过黄山日出,这次退休过来就是为了一偿所愿,我和王教授开玩笑:“教授啊,那你运气可不太好,我虽然是第二次来黄山,这次沾你的光,一定能看到日出,估计以后不用再来了。”王教授笑谈:“小伙子乌鸦嘴,恐怕我受你所累,这次也未必能得偿所愿哦”另外两位是明和他的未婚妻羽,两位都是海归硕士,和我们很是谈的来。到了黄山脚下,王教授选择先坐索道上半山游览,我们四个年轻人当然结伴徒步登山,明、羽、小P姐平时都酷爱健身,瞬间就把我这个不爱运动的拉爆了,我一边苦叹你们等等我啊,他们一边笑嘻嘻的说怎么敢把你这个大导游落下啊,7.5公里山道虽然漫长,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,听我白活白活黄山的各种典故也就愉快的度过了。



到了黄山半山腰,王教授在等我们,大家一起去看了著名的迎客松等等,就要找住宿的地方,好明天登顶看日出。黄山的住宿,和所有名山的住宿一样坑爹,这时不过3月底,远未到黄山最热门的月份,可是临近山顶的各间旅馆都已人满为患,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还未客满的,老板看我们一行5个人,说刚好还有间房子有5个铺位,1000块。进房一看,是大通铺,有几个大汉脱了鞋袜正在铺上松快,一股刺鼻的咸带鱼味。小P姐第一个皱眉头,明和羽脸色也不好看,王教授倒是很愉快的和对方打上了招呼。我看不是个事,退出房门,问老板:“还有其他条件好点儿的房间么?”老板叼着烟卷:“没了,除非你们明天不想看日出,下山去住,要不都这个条件!”我突然灵机一动,掏出导游证:“你们的导游房(宾馆和旅行社合作专门留给导游和司机休息的房间)今天有空么?我看你们这今天没团队过来。”老板一看,是真导游证,又问:“你们出团证明呢?”“帮帮忙,老板?我们给钱”老板想了想,开口:“有是有一间,只能睡4个人,你们5个人。”这个时候王教授也从房间里出来问怎么回事,我委婉的表示带女孩子睡通铺不方便,王教授表示理解,并表示他可以睡这,让我们四个人睡导游房去。于是我们四个就欢天喜地去了,是另外独立的一间平房,进房一看,也只是被通铺好一点,里面就摆了两张上下铺,明拍拍床铺,还咯吱咯吱响,他笑笑:“aha,这倒有点儿像我在国内上学时住的床呢。”不过这总比通铺好一些,老板交代盥洗,厕所都在另一头,半夜出门小心脚下,收了我们1000块就走了。我们又问了老板明天登顶看日出的注意事项,老板说这两天天气不错,明早我们5点起床,6点多赶到莲花峰,总能看到日出的,我一看老板走啦,天色已黑,时间却才7点刚过,年轻人当然不会这么早睡啦,于是四个人先出去看了一阵浪漫唯美的星月,回到屋里又坐下来打升级,折腾到11点多,羽才提议说赶紧去睡吧,要不明早起不来啦。我经常出门旅游,知道在这种旅馆,没法太讲究,和衣就爬上了上铺蒙头大睡,把下铺留给小P姐,他们三个倒还结伴去盥洗,不知道最后几点钟才入睡。



你们以为我一觉睡到5点顺利去看了日出么?不,如果是那样,这段经历就不值得回忆了。山区本就寒冷,这旅社的破被子都是潮的,睡了不一会儿,我就被冻醒,侧耳倾听,周围万籁俱静,屋内却有嘻嘻索索的声音,我想是不是小P姐有心事睡不着,就翻身去看,这一看不要紧,原来是对面床的羽,她并没有睡,而是在自己行李箱里翻捡着什么。我本不该多事,却凝神去看,羽居然脱的只剩内衣,赤条条的身段,深色的贴身内衣在漆黑的屋内也能看的清楚,有那么一瞬间,我觉得我血脉贲张。接下来,羽好像终于找到了东西,回到了床铺,我才惊觉,原来明并没有在上铺,而是躺在下铺等羽。所以?他们俩?俩口子?我还在想着,却看到一条短小的贴身衣物甩了出来。“内裤?胸罩?”那么一瞬间,我的脑袋闪过猥亵的念头,被子掀开了,强壮的明压住了羽,羽身上赤裸的面积明显比刚才多了,“讨厌,冷死了”是羽的抱怨,明好像做出嘘的手势叫她小声。



屋子还是很暗,我却能清晰的看到两具身躯交织着互相摸索,以及各种压低的可疑喘息。过了一阵,两人突然停了下来,我听到撕塑料包装的声音,刚才羽在找什么我秒懂。寂静中,我隐约听到了羽问:“戴好了么?”明闷声回答了句什么,然后就是一沉身子。“哦~”羽闷声叫了出来,天哪,这声音完全不同白天那个细声细气的羽,我有点儿被惊住了,同时我终于想起了什么,开始担心小P姐被吵醒。



明好像也觉得羽这一声太夸张了,他抬起头看向我们这边,我尴尬的闭上眼一动都不敢动,过了片刻,耳边却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,慢慢眯起眼,不出意外,对面的床在摇晃,不过好像他们躲进了薄薄的被子里,只有一个轮廓在上下起伏。我情不自禁的把手摸向自己充血的部位,有点儿尴尬,也是本能,然而,这个时候,我却听到一阵轻轻的咳嗽——小P姐也醒了。对面床上的动作停了,小P姐狼狈的从床上爬起来,灯也不敢开,跌跌撞撞披上衣服跑了出去,开始忘记关门,两秒后,她居然还记得回来把门带上。我心情复杂:“明和羽怎么回事,是把我和小P姐当做情侣了?即使我们是情侣的话,这也有点儿尴尬吧?难道不能忍到明天下山再说?”小P姐出去了,对面床又开始耸动了起来,这次,他们更加肆无忌惮,我甚至能从被子的轮廓里看出,现在是羽爬到了明的身上。“快点儿结束吧,这样小P姐好回来睡觉”我心里祈祷着,我也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,身体有些僵硬麻木。没想到,越尴尬,时间的流逝越漫长,明又翻身在上面了,大概至少过了7,8分钟,我有点儿担心小P姐在外面被冻感冒了。我正胡思乱想着,又一声声响暂时打断了明和羽的动作,这次是我的手机短信声,我只能装作睡梦中胡乱抓起手机看,居然是小P姐发来的。“花花,我冷,我害怕,来接我。”



我也抓了件衣服,跌跌撞撞做贼一样跑出去了。刚出门就看到小P姐哆哆嗦嗦搓手站在门外不远处,她指了指屋里,我摆了摆手,意思是没结束。我上去把我的衣服披给小P姐,两个人乘着旅舍昏暗的灯光往外走了一段路,小P姐边走边小声抱怨:“我的妈呀,我一直在门口听着,半天还没停,你说去过美国的就是开放呵”我能说什么呢?我只能呵呵傻笑外加打了个喷嚏。“这样不行,外面冷死了,凭啥我们在外面挨冻给他们腾地方啊!走,回去睡觉去。”“姐,你睡得着?我都听硬了”我不合时宜的说了一个黄段子。没想到她坚定的拉着我的手往回走,我无奈和她又回了屋子,还真是里面暖和点,当然进门前我们礼貌的敲了敲门。进了门,小P姐把成都女孩子的泼辣性子发挥到极致,不仅不管不顾的大大方方开了灯,还慢条斯理的脱的剩下秋衣才钻进被窝。明和羽蒙在被子里实在受不了出来透口气,关灯前小P姐还冲他们眨眨眼睛,甜甜一笑,表示“我懂得”看她没那么尴尬了,我也爬到上铺去睡。对面明和羽不大动了,不知道是完事了,还是被我们折腾萎了。终于松口气啊,开始想晚上折腾这么一出明早如何去看日出的问题。黄山日出注定和我无缘。



估计还没睡着十分钟,手机短信再度响起。“花花,我冷死了”“我把衣服递给你你盖在被子上”“不要,你也抱着我睡!”what?瞬间又明白了,对面明和羽又抱在一起了,看姿势似乎是在深吻和爱抚。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呢。小P姐放了必杀技:“磨磨叽叽,你还是不是男人?”…第二次手忙脚乱下床,差点儿拌一跤,黑暗中有人掀起被子在等我,我狼狈的一骨碌滚进去。冷,真冷,四只脚,贴上,两只手握住,冰凉,都是刚才在室外冻的。香,真香,那股甜香让我浑身酥软不得动弹。直到一条长腿盘上来我才恍然,对了小P姐好像是,叫我,抱着她睡?恭敬不如从命。顺便试谈下小P姐的真实意图,冰凉的狼爪老实不客气的去探索一个秘密,远远还没摸到就感觉到了湿热的氛围和怀里身躯微微的颤动。我和小P姐都在急剧的升温融化,我们不顾廉耻放肆的直接抚弄对方最敏感的地方,见鬼,刚暖过来的手都弄的湿漉漉的,小P姐的声音也变调了,你们知道吗,一个你认识一段时间的女孩突然变得你认不出来时,那种不可抑制的兴奋和不顾一切。



我突然想起不对劲,去捂小P姐的嘴,紧张的去看对面床,天啊,小P姐刚才那声音,也会吓坏明和羽吧。担心似乎是多余的,因为我们这边率先打开了音箱,对面床也取消了静音模式。明又上马了,我甚至在黑暗中听到了保险套在温软的身躯中有节奏摩擦的声音,小P姐已经准备好了,所以我也要开始策马飞驰啦。黑暗中我跟上了明和羽的节奏,那边马蹄腾起,我这边重重落下,那边一记重蹋,我正好腰部提拉。两匹马儿欢快的嘶鸣也此起彼伏。



小P姐和羽似乎也读懂了两个幼稚男人有隐隐较劲儿的意思。“好棒。”小P姐开始为我加油。“老公...”羽也为明喝彩终究…不锻炼身体的恶果显现,由于驰骋的速度太快,我很快败下阵来,我一阵痉挛后愧疚的望向小P姐,她的眼神有些复杂,哀怨又带着一丝鼓励,她开口:和你比和K舒服。男人真的需要勇气和鼓励,只为这一句,我突然感觉我的小宇宙又开始熊熊燃烧。我开始不在乎明和羽的大呼小叫了,我开始温柔的亲吻,意图告诉小P姐,我不仅比K好,还要比K好很多。



第二回合,持续了像一个世纪那么长,大概这次和明打平了,两匹骏马,已经声嘶力竭变成了两头母狼。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,一切尴尬消失后她们拉亮了灯,有说有笑一起裹着衣服去卫生间了,而我留在屋里,坐在床上发怔,如果不是空气里情欲的气味浓郁到爆炸,真不敢相信刚才是真的。明拿出骆驼的烟盒敲出两支烟,扔给我一支,我苦笑:不会抽。明点燃,看我,若有所思道:“三年前我和羽去黄石公园,遇到一对澳大利亚情侣,那次,是他们先开始的。”“哦…你们经常这么玩?”“过瘾吧?还有力气下半场吗?要不一会儿来换换?”我一下吓慌了,明没说笑。



他是认真的,我脑袋嗡的一下大了:“不会一开始他们就是为了这个吧?那我会不会坑了小P姐”“额,额,不,算了,算了。你老婆太漂亮了,她不会喜欢我的”我眼神闪烁编着自己都不信的谎话。明干脆半裸着坐到了我们这边床上:“她没问题,我看你女朋友也很会玩的样子。”我越发慌了,这个时候两位女士居然回来了,小P姐看我被明逼到墙角打趣问道: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“exchange…”回答的居然是羽,一个单词暧昧清晰的吐在空气中。我一激灵一把抱住小P姐:明哥问我们愿意不愿意换到对方床上玩,你穿羽姐的内衣,羽姐穿你的,那样一定很刺激。”我语无伦次的编着,隐约看到明微微耸了耸肩。“哇,花花,亏你想的出来。”



小P姐推了我一把却是跃跃欲试的样子。于是我们真的换了床,我还在心神不宁的时候,小P姐已经穿上了羽的黑色蕾丝,我的大脑又短路了。事实证明,小P姐确实也很会玩,无意间就变成了我们开着灯,她和羽面对面跪着呻吟,彼此能看到对方身后的男人嘶吼着奋力的样子。这个样子很容易让我恍惚想,如果这个时候我身下是羽会怎么样?估计小P姐也会想,如果她身后是明怎么样?“刺激就到这一步吧,别再升级了,”我心里暗暗祈祷,腰上狠狠发力。



下一回合,天亮了。我们特羞愧,因为我们居然屈尊王教授到门口敲门喊我们:你们几个年轻人,怎么没起床去看日出啊?真壮丽啊!“额,教授,花花感冒啦,实在爬不起来”“这小子,我就知道他准定不能轻易看到黄山的日出!一语成谶啊!不过你们年轻人,就像这早上八九点的太阳,时间多得很哪。”是啊,时间多得很哪…这一晃十年,有么?



我依然没有机会看到黄山的日出,但是我从来没后悔过放弃那一天的日出,就像我从没后悔那天拒绝明的建议一样。我总觉得轻易把自己的女人交给其他男人,是件很不对的事,所以小P姐和K哥没有未来,明和羽一年后也没有踏入婚姻的殿堂。“是啊,幸好你那天没同意。”日后,羽和小P姐都是这么给我说的





[ 此貼被我爱萌妹在2020-10-28 10:33重新編輯 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仙女宫  

GMT+8, 2020-11-29 21:12 , Processed in 0.135846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